TIK TOK“奠基人”阳陆育,告别字节


“抖音从产品到运营策略全方位模仿Musical.ly。”2017年Musical.ly的创始人阳陆育正在面临一块难啃的骨头,当时Musical.ly平台因15秒对口型的短视频玩法,迅速打开美国市场并逐步蔓延到欧洲市场。成为了那几年国内互联网出海创业最成功的案例之一,但是阳路育发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当时想要回国发展的阳路育发觉,国内市场的抖音从定位、功能、打开界面等多个维度,几乎是像素级拷贝Musical.ly。而且,抖音已经凭借今日头条的流量扶持做出了1800万的日活。面对抖音这个竞争对手,阳陆育觉得是一件困扰的事情。但阳陆育的困扰并没有持续太久。2017年11月字节跳动以十亿美金的价格收购Musical.ly,2018年8月Musical.ly在海外市场的用户正式合并到TIK TOK平台,所以从这一层面上来看,阳陆育算是TIK TOK如今在海外拿下高市场份额的奠基人。阳陆育也收编进字节跳动团队中,当时张一鸣向他表示希望未来公司能从软到硬,从线上到线下。张一鸣袒露了想发力硬件的发展策略后,阳陆育开始负责字节跳动的教育硬件业务,完成了该业务从0到1的搭建。阳陆育带领团队做的大力智能作业灯,也得到了张一鸣和副总裁陈林的青睐,曾多次在内部评价是教育业务中蛮有亮点的突破。虽然不是创始团队人员,但阳陆育也算是字节跳动的核心人物之一。这样的核心人物,近日被曝已离开字节跳动。从创办Musical.ly被Facebook、字节跳动追着收购,到牵手字节发力教育硬件,再到如今出走字节,阳陆育身处短视频行业和互联网教育的变局中央。创办TIK TOK“前世”Musical.ly,卖身字节如今TIK TOK能在海外市场一路高歌,离不开阳陆育和朱骏创办的Musical.ly。时间回到2015年,当时阳陆育创办大学生创业网站的赛诺网和服装定制项目均以失败告终。两次创业失败,阳陆育似乎有些泄气,开始了正常工作的生活。那时他入职做全球业务的易宝软件,在去往美国出差时,恰巧遇到了昔日好友朱骏,当时朱骏正在美国SAP做未来教育的课题研究。经过和朱骏的沟通后,二人一拍即合,决心离职创业。2014年,阳陆育与朱骏拿着募集的25万美元在上海耗时6个月,打磨了一款名为“Cicada”的教育视频APP。这款APP主要是通过专家录3-5分钟的短视频传授知识点。但是这款APP的用户互动成本较高,很难引起用户参与,由于互动性欠缺。支撑了几个月后,募集的25万美元剩下8%。朱骏一次出差看到一群小孩用两种方式消遣,听歌、给视频加音乐。他突然想到,如果将这两种方式结合起来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想法诞生后,他回到上海,和阳陆育阐述了自己的想象。一个月内,阳陆育浏览了当时全球范围内的APP,仔细研究后决心制作短视频APP。但当时,二人的创业资金已经所剩无几了。2015年,没有宣传的Musical.ly悄悄上线,阳陆育和朱骏什么都没做,只是简单的将APP上架,等待命运的审判。上线几个月后,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帮小孩发现了Musical.ly,并通过朋友开始传播,Musical.ly的用户数一路水涨船高。两个月内收到的用户邮件数量是Cicada运营一年收到的四倍。后来在聚会上经介绍,阳陆育认识了猎豹的相关人员,在几次沟通后,Musical.ly终于迎来救命钱,拿到了猎豹A轮500万投资。有了资本加持的Musical.ly快速扩张,在阳陆育生日那天拿下了苹果商店的第一名。Musical.ly也成为了那时美国年轻人最喜欢的社交软件之一。树大招风的Musical.ly吸引了巨头的关注,在B轮资方SIG的引荐下,张一鸣和阳陆育相识,那时字节跳动开始布局全球化的发展,国内抖音也刚起步半年,双方探讨了短视频业务的发展,但双方沟通的还只是业务层面的交流。后来二人的交流渗透到生活中,张一鸣知道阳陆育玩平衡车摔断了手后,还经常关心问候他。在一段时间的磨合后,张一鸣提出以10亿美金收购Musical.ly,价格比Facebook低了近一半。但阳陆育接受了收购协议,因为Facebook给的全部是现金,字节跳动给到的是现金和股票。其次,阳陆育本人对字节跳动的算法深深着迷。字节跳动将Musical.ly纳入麾下,将其用户并入到TIK TOK中,合并的时候Musical.ly在海外的用户量已经达到了1亿,这无疑给TIK TOK在海外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助力。而这个在大学期间就喜欢仰望星空的理工男,也选择了“六便士”进入大厂,开启了新的生活。重拾教育梦,在字节遭遇滑铁卢阳陆育和朱骏加入字节跳动后,走了两条路,朱骏选择继续在短视频业务发展。2019年朱骏成为TIK TOK的负责人,后又开始负责抖音,向张楠汇报。2022年3月朱骏成为字节跳动战略投资负责人,负责产品战略、公司战略和投资。当时张一鸣特意强调“今年和朱骏一起把字节跳动全球管理团队完善”。相比朱骏选择做着擅长的短视频业务,阳陆育则给自己找了新挑战。阳陆育剪掉了陈奕迅的发型,理成寸头,少了当年不羁的味道。改变了发型后,阳陆育“消失”在众人面前,先是在张一鸣身边做了半年助理。直到半年后,阳陆育在朋友圈表示“自己已闭关大半年,打算为教育做点硬货。”此时字节跳动十分看重教育行业的发展,张一鸣曾表示,“我们对教育事业会长期有耐心”。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也是直接表态,大力教育可以三年不盈利。由此可见,当时对于字节跳动来说,决心要重做教育,打一场硬仗。在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中,阳陆育主要负责智能硬件产品线。基于智能硬件设备和教育属性,阳陆育选择以智能台灯作为切入点。在他看来台灯是学生书桌上常备的产品,所以没有用户教育成本,渗透率很高。据说,在字节跳动内部阳陆育提出过一个愿景:用智能台灯将千千万万个学生的书桌联系起来,从而形成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教室。除了台灯之外,阳陆育还开发软件以及教育服务,三者统称为“铁人三项”。在内部打磨两年后,产品面市。在产品上,阳陆育主要凸显了“自主”一词,他希望大力智能灯可以帮助学生自主驱动进入学习、自主制定学习计划、自主掌控学习过程、自主评估学习效果。通过人工智能提供足够多的帮助和引导,让家长放心学生的学习效果,从而远离学生的学习空间,让学生处在独立自主的学习环境中。产品定位逐渐清晰后,在投放市场方面继承了字节跳动的一贯作风–快速。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培养用户心智,团队决心要流量不要声量,大量在抖音投放广告。阳陆育曾表示,“我们本身做这个生意,不是一个纯硬件的生意,所以硬件不盈利是在我们的预期之内,我们是亏钱在卖。硬件是一个服务载体。”此时,团队层面也不断扩张,字节跳动将锤子硬件团队并入了智能灯团队,向阳陆育和陈林汇报,至此阳陆育在字节跳动率领的团队,已经达到千人得规模。但是砸营销扩张团队后也没能换来如愿的销售量,2022年大力智能灯的预期销售是200万台,但到了年底仅完成了一半。还没等到大力智能灯开始盈利,完成阳陆育的愿景,“双减”却政策悄然来至。“双减”落地后,在线教育行业一蹶不振,教育硬件业务也受到影响。裁员成为了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关键词。你拍一、GOGOKID停止运营;撤了瓜瓜龙50%左右的体验课辅导老师;清北网校下线了所有初中阶段系统课程。其中,阳陆育负责的大力教育的智能硬件团队算是整个教育线裁员的重灾区之一,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接下来大力智能学习灯将不会再推出新品。江湖再无大力智能灯,阳陆育的教育梦又一次折戟。这一轮裁员浪潮,蔓延到高层。根据报道显示,“8月31日,大力智能内部开了一个小会,阳陆育转岗,不再负责大力智能业务,下一步阳陆育更多去负责大力教育产品战略,包括旗下各产品的联动、创新产品探索,还有整个产品的战略规划。”阳陆育不再负责大力智能业务后,硬件业务交给之前负责清北网校的杨康。转为战略 规划后一年,阳陆宇选择告别昔日并肩作战的好友朱骏,和字节跳动。这位屡败屡战的连续创业者,或许也将去寻找下一个战场。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阳陆宇是多家公司股东,其中在浙江超脑时空科技公司中担任股东。这是一家第三代区块链公链系统的代表,CEO为阿里前安全事业群技术总监。此外,还有上海幕间映画娱乐、南京火星漫步等公司。